株(zhu)洲網

首頁(ye)> 新(xin)聞> 城(cheng)市播報> 正文

体彩天下

16

小時候,快(kuai)過年了,嵐嵐除了期盼新(xin)衣lu) 叛袒  約(yue)昂芏 貿緣de)零食,當然(ran)還有壓(ya)歲(sui)錢(qian)。每年除夕的(de)晚上(shang),嵐嵐總能(neng)收到(dao)爺爺奶奶tan)de)壓(ya)歲(sui)錢(qian)。

按照慣例(li),每年除夕的(de)傍晚,嵐嵐和父母fu) 褂脅  迨搴吞眯紙(zhi)忝妹men),一起去爺爺奶奶家辭年。所謂辭年,也就是一年的(de)最後一天,到(dao)爺爺奶奶家,告(gao)別這一整年,初一時,再去拜年。

爺爺奶奶的(de)壓(ya)歲(sui)錢(qian),也就是在辭年的(de)時候給。嵐嵐記得,除夕這天的(de)下(xia)午,媽媽會給嵐嵐精(jing)心“打扮(ban)”一番(fan),換上(shang)新(xin)衣lu) 魃shang)新(xin)帽子(zi)和圍(wei)巾(jin),把皮鞋擦得 光瓦亮(liang)。下(xia)午四五點,嵐嵐一家三口,就美美的(de)出(chu)門了,前往石峰區湘氮小區——爺爺奶奶家ye)醞旁卜fan)。

嵐嵐一家到(dao)達後,大伯、二伯和嬸嬸,還有堂哥堂mei)恪?玫芴妹妹men),也cai)lu)陸(lu)續續趕到(dao)。爺爺奶奶家,20多個(ge)人si)墼諞豢椋 蓯僑饒幀4筧嗣men)坐在一起喝茶、吃瓜子(zi)、嘮家ye)!/p>

嵐嵐和堂哥堂mei)恪?玫芴妹妹men),則被奶奶叫到(dao)她的(de)房間里,看著她從(cong)棉(mian)襖最里面的(de)口袋里,掏出(chu)一個(ge)厚(hou)厚(hou)的(de)紅布(bu)包,一層又一層的(de)打開,最後,展現在眼前的(de)是10元,20元,50元大小不等的(de)嶄新(xin)鈔票。這些新(xin)錢(qian)都是爺爺奶奶平時舍(she)不得花,特意留(liu)到(dao)過年的(de)。“好厚(hou)的(de)一沓(ta)錢(qian)啊!”孩(hai)子(zi)們(men)歡喜bu) 恕/p>

嵐嵐和其他孩(hai)子(zi)們(men)一樣,眼巴巴瞅著奶奶發壓(ya)歲(sui)錢(qian),奶奶眯著眼看著這個(ge),望望那個(ge),嘴(zui)里念叨著“歲(sui)歲(sui)平安(an)”。奶奶臉(lian)上(shang)的(de)笑是幸福(fu)而滿足的(de),就像嵐嵐得到(dao)壓(ya)歲(sui)錢(qian)時一樣。

小時候,嵐嵐an)歡   裁疵磕昴棠譚 ya)歲(sui)錢(qian)時,嘴(zui)里都會說(shuo)一句(ju)“歲(sui)歲(sui)平安(an)”。後來,嵐嵐漸漸明白,這四個(ge)字里包含了奶奶對子(zi)孫們(men)的(de)關愛(ai)和期盼。

時光匆匆流逝,轉(zhuan)眼嵐嵐已(yi)經長大了,畢業了,如今在石峰區某大型企(qi)業工作了,擁(yong)有一份不錯的(de)薪(xin)水。工作後的(de)嵐嵐,再給奶奶拜年時,發現她的(de)頭發差(cha)不多全部白了,耳朵也听不太清楚了,背微(wei)微(wei)有點彎曲(qu)了。

一進(jin)門,嵐嵐大聲叫“奶奶!”,奶奶喚著她的(de)名(ming)。嵐嵐走到(dao)奶奶身邊,她依然(ran)是用布(bu)滿皺紋、干裂的(de)手,從(cong)棉(mian)襖最里面的(de)口袋里,掏出(chu)壓(ya)歲(sui)錢(qian),放在嵐嵐的(de)手中(zhong)。

“奶奶,我(wo)都長大了,自yue)耗neng)賺錢(qian)了,壓(ya)歲(sui)錢(qian)不要了。”嵐嵐說(shuo)。

奶奶說(shuo)︰“在我(wo)這兒,你永遠都是小孩(hai)。有我(wo)在,每年都有壓(ya)歲(sui)錢(qian)。有一天,我(wo)不在了,就沒了。想要也沒了。”

(記者 楊如)

歡dui) 刈 zhu)洲微(wei)門戶

歡dui) 刈 zhu)洲網微(wei)博

責任編輯︰劉麗(li)平
  • 微(wei)笑
    微(wei)笑
  • 流汗
    流汗
  • 難ya)/span>
    難��ya)�� width=
  • 羨慕
    羨慕
  • 憤(fen)怒
    憤(fen)怒
  • 流淚
    流淚
体彩天下 | 下一页